• 首页

  • 新闻资讯

  • 气象新闻

  • 气象要闻

【影像力】戈壁深处的风云守望者
  • 时间:
  • 2017-09-14
  • 来源:

  拐子湖——被当地人称作“鬼见愁”的地方距离额济纳旗210公里远。这里方圆百公里内常住人口不到20人,一年之中要经历高温、沙尘、寒潮等各种各样的极端天气。1959年国家在拐子湖建立了气象观测站,承担着上游天气资料搜集,区域国家气象交换,24小时航危报的重要任务,常年由6个人的班组完成。

  

  吃水难、吃菜难、用电难、行路难、就医难、沟通难、找对象难、子女上学难,是拐子湖气象站曾经的“八大难”。

  

  

  

  上世纪80年代,气象观测员在报送数据。

  

  “过去的艰苦是难以想象的。在拐子湖要想生存,首先要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,含氟量高的咸水成为我们常年饮用的“甘泉”,职工们都患上了胆结石、肾结石和前列腺炎等疾病。每年的10月份,站里到最近的镇里买来土豆、白菜、萝卜、葱头,存储起来一直吃到第二年的五六月份,土豆长了芽削了再吃,白菜、萝卜、葱头烂了一半都舍不得扔掉。”已在气象站工作21年的那木尔记忆犹新。

  

  由于无法架设通讯电路,观测员每天只能通过摩尔斯电话报送数据,上世纪80年代用上了无线单边带,直到2001年才有了移动微波电话,但由于信号差,报送数据时观测员们抢时间登上制高点。

  

  

  

  有了温室大棚后,餐桌上四季都有新鲜蔬菜。

  

  2010年,气象站搬进了崭新的办公及职工公寓楼,风光互补电站,温室大棚也随之被建立起来。2015年,站里通了互联网,降水现象仪,称重雨量器,天气现象仪等新型气象观测设备陆续被运用。

  

  

  

  戈壁滩上多一份生命的气息。

  

  拐子湖气象站的工作、生活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但这里自然环境无法改变,周边无人的寂寞、克服夫妻两地分居的实情无法改变。

  

  

  

  90后,对待工作一丝不苟。

  

  “我们与工作在繁华都市的人相比,感到有落差,但我们离开这里,国家的天气预报就少了一个特别紧要的数据。”作为拐子湖气象站的90后气象人王永玺,早早地挑起了肩上的担子。

  

  

  

  思念亲人。

  

  次虐的风沙吹不倒“准确、及时、创新、奉献”的气象精神。58年来,先后有135位气象观测员坚守在这“死亡之地”,完成着祖国赋予的使命。